• 在最新一季《奇葩說》里,傅首爾坦言: “你要相信,付出真心沒有錯,真心對一個人好也沒有錯,你不愛我了但我還愛你也沒有錯。 愛情不就是我敢喜歡又敢離開嗎? 得到時我珍惜所有,失去時我努力釋懷,電光火石我沒放過,遍體鱗傷我不認錯。 我告訴你們多少風花雪月,最后也不過是個背影。最終你會遇到一個長情又溫暖的懷抱,你會明白,有些人就是用來錯過的。” 茫茫人海,人潮洶涌,遇到一個你喜歡的同樣也喜歡你的談何容易。兩個人故事的常態不是搭伙過日子就是分道揚鑣。而人生的不妥協,人生的意義,始終要尋找那份真正屬于自己...

  • 我開始一整天坐在閣樓的屋頂上發呆充愣,開始真正躲避你的視線。面對你噙滿淚水的雙眼,我不做任何解釋和安慰。在你賭氣不來見我的那些日子里,我竟然絲毫沒有感覺到你的不存在。 我不敢跟你說。 所有的一切都在流失。我知道,你還不曾知道我們已經斷裂的傷痕有多大。 我們曾經有過太多美好的回憶。你手挽手攜著我,在蔚藍的大海邊,拾掇生命里每一根纖脆枝丫,細細編織我們愛情的巢穴,在下一個季風來臨之前,要與我一起守望潮汛的飄搖與變遷。愛情是那樣溫馨和充滿思念的甜蜜。我們曾經要長相廝守,要相偎相依,要一起呵護漫漫人生情路上...

  • 那一次回來后,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看海。 在沒看海和不聽琴的日子里,我就又沉湎于我的那些紛雜交錯冥想不明的事。 時代是個怎樣遞變的東西。昨天我還癡狂迷戀的物事,今天就過時得恍如隔世。我們能留住什么,應該留住什么。所有贊美和歌詠愛情的永恒與純真都那樣動人心弦,那為何不讓我們世代傳承下去?是否也會害怕厭倦和不愿承擔自己自相矛盾的盟誓? 人類長得讓人沮喪,又短得令人感傷。 我在一本俗不可耐的網絡文學雜志上看到這樣一句話——“6500萬年前,最后一只死去的恐龍,它心里在想些什么呢?”——時,不禁哈...

  • 我開始看些不單單是億萬身家資本企業家的外傳或財經快報,或易經風水占星布卦的書,而是有點文學味道的作品,甚至有點純。有點純。。。。。。 你眼睛里閃著狡黠的笑意。哼,別高興得太早。在你恐嚇加帶鉤彩瓷釘錘脅迫的那次鋼琴獨奏會上,我依然忘乎所以地進入了夢鄉。在你將琴譜、靠枕、水杯(塑料的)一股腦砸向我繽紛夢境的第二天早上,我熬紅了雙眼給了你一封對你高超琴技由衷贊賞再瀝血謳歌的信張,以致我的敬意與歉意: 。。。。。。 河彼岸飄來的歌聲/ 是千年遺殤的愛人/ 穿越宿世的哭泣嗎/ 。。。。。。 在冥冥的鴻...

  •   每天都想著去找你,但是又有諸多顧慮.   每天都在腦海里想著與你見面的場景.   每天上著班也都是胡思亂想,我無法壓抑內心的思念.   不知道我的改變如何能讓你知道,但是我真的在努力改變自己.   我很想跟你說一句 我愛你 從始至終都未改變   但是我知道這句話對于現在的我來說可能就是一種奢求.   如果說 這就是我們的結局! 我也能接受  真的   原本2020年是個歡喜的一年 但是最終你變成了我最難忘的人   你讓我期待明天 卻沒有出現在我的明天.   這一刻你重返人海的時候變成...

  • 赤灣的藍色眩暈還在晃。 我們的看海也還在繼續。 現在一說起海我就犯膩。我開始有了自卑懦弱感。我不知道像我這樣原想踏平喜馬拉雅山脈、征服三百六十五根經條緯線的人,竟然連你都逾越不了。當我看著你神采奕奕、滿面油光地暢想海的美妙,而我卻只能聽天由命、半死不活地被你拖著走時,我開始感到命運的無法把握或叫搖擺性和殘酷性。 這一些都為將來的一些不快奠下基礎,這一些你都要負主要責任。雖然我知道你原意并非如此。 你帶我去看海,也許你是希望——希望我狂傲不羈加天生富貴的油質外表氣勢,能有一些高深風雅、詩情畫意的...

  • 其實,在第一次新生報到聚集的大會場上,我就開始用別人說會勾人的眼睛捕捉你。直到你的臉夾慢慢覺得灼熱,轉過頭來,猛然與我的目光相碰。于是,愛的火花吱呀呀地迸發了。 你眼睛何苦要閃爍光彩卻又左顧右盼地躲避我?我又怎會不知你怔怔看著某個事物時眼角余光流露的挑逗?我又怎會不知與我擦肩而過你內心深處的微微顫動和莫名沖動?我又怎會不知你漫不經心轉頭掃瞄課堂其實是在找尋最后一排伏案酣睡的我的真情奔流涌動?你難道不知道我曾經想撰寫一部有關心理與科學和社會及愛情之間微妙關系的曠世宏著嗎?你能瞞住我什么呢! 其實我什么都...

  • 母親,如果不是這個開齋節,或許我會忘記這午夜窗外的雨,剛剛伸手接了一兩顆,便打濕了我的心情,悄悄貼近我的手。我想告訴你: 母親,小雨的季節,仍和以往一樣,默默的,而我卻看不到你墳前的草,因為太遠我不能去看你。可是我想你,母親,我卻不能去看你。            并不只是在雨夜中,我才會想起你。但我還是相信,十年過后,我的傷心沒有減少反而增添了,我害怕時間遠去的同時你留在我記憶里 的這份憂傷也會隨之淡去,可是,每當丁香花開時,我睡不著,母親我想你,因為想你我是寂寞的,寂寞中全是想你的淚...

  •   我認輸,因為我太愛你 文 李玉龍 上個周六晚上,我坐在廣園一家臨街的茶店里喝茶。時約8:20左右,一輛警車拉著響笛從茶店門口呼嘯而過,不多時,又一輛120急救車也朝著警車駛去...

  • 煙花

    2019-03-27

    ...

總:89 頁12345下一頁尾頁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五月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视看 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