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三是她攛掇丈夫找的

推薦人: 來源: 原創 時間: 2021-03-19 15:14 閱讀:

  一、

嫵莜應閨密約,參加了智序公司舉行的酒會,酒會上她認識了位大叔。他很高大,且有紳士派頭,他向她伸出手來,想邀請她跳一曲。“我不太會。” 她有點怯生,他很熱情。“沒關系,我帶你——” 他很會帶,她也感到很輕松,他們連著跳了三曲,她還是顯得有點累,“要不要歇會?” “不了,我得回家看看我媽,她有點感冒。” 他叫來了他的司機老王,“你送送這位小姐回家——”

“喂!你到家了嗎?” “你誰呀!” “武智序,就是剛才和你跳舞的那位大叔。” “哦!你好!你好!謝謝你。我正在電梯上,你咋會有我的電話?” “你閨密給的。你不想聽電話,那我就用電話號加你微信,你要回加呦!”

她剛加上,就收到他發過來的好幾張圖片,都是世界各地的風景圖,他也都身在其中。“這些地兒你都去過?”這話一發過去,那邊的圖片又發過來了,還回復說 ,“沒有,那是我把自己P進去的。” “你會photoshop?” “你不信?發張照片過來,我把你也p進去。” “不是我不信,是你p得太好了,完全就跟拍攝的一個樣。”

二、

——-剛回到家,她爸就給了她個快遞小包,“你看看,誰給你寄來的快遞。” 她接過來,看到地址欄寫的是本市,其余便沒寫了,她爸也不多問,由著她拿去拆開。

她家平時里也不太有快遞送來,不過今天送來的快遞她也不覺得奇怪。

她打開盒子,里面是一盒意大利產的費列羅巧克力糖,她似乎知道是誰寄來的了,‘大叔在用心——’

聽閨密說他已經四十五歲了,自己才二十三歲,她原本是正正經經地在拿他當大叔。再說,他也只是個剛認識的,極平常的熟人,怎么就——

晚上她躺在床上,正數弄著那一顆顆的心形巧克力,他的微信發過來了,“那巧克力如何?你要是不喜歡這種牌子的,我可以給你換一種,不過最好告訴我,你喜歡的是哪一種?” “我——”

“你說話呀!怎么不說話呢?” 她不想回復他,也許是不敢回復他,她對他展開的攻勢有些害怕,她還沒有思想準備。“我不喜歡吃糖。” “難怪你那么瘦,不吃糖的人都很骨感。你是想保持體形?那你喜歡吃海鮮嗎?我會做海鮮呦!想不想嘗嘗我親自為你做的魚翅羹?” “我——” “那就是喜歡,把時間定好告訴我,我開車來接你——”

三、

芍藥山莊是富人的別墅,從環境和室內的裝修都是極高檔的。武智序一進屋就把音響打開了,放出來的歌曲是‘我有一段情’,他把它定位到單曲回放,不過剛放完第二遍后,就只反復著,‘我有一段情,唱給誰來聽了,’ 嫵莜有些奇怪,“你那碟片是壞的,換一張,不然就關了。” “好的那就關了,” 武智序關了音響后,就把桌上那個大大的罩子拎開,那些預先準備好的各種菜肴,便呈現在了她的眼前,“都是你做的?” “哪能?我要做得出這么多來,我成大廚了,不過這魚翅羹確實是我做的,我先去熱來你嘗嘗。”

她喝了一小碗魚翅羹感覺還不錯,還要了一小半碗,“還可以吧!你想吃了,就給我說一聲。” 他一邊說一邊又給她剝了一個龍蝦,接著又搛過去一只鮑魚,隨后才把那瓶白蘭地打開,“這白蘭地,是紅酒中的極品,葡萄酒的靈魂,但也有點烈,你少喝點就是了。” 他嘴里叫她少喝點,杯里卻是倒得滿滿的。他端著那高腳杯子遞到了她的嘴邊,她接過杯子稍稍地抿了一小口,初時也沒覺得這酒有多好,等她吃了會菜后,嘴里便有種馥郁的香氣,而且久久不散,她又端起那杯子來——他看見了,“好喝嗎?” “好喝,柔順,也不燒喉嚨。” “好喝也要少喝點,這是一瓶法國帶回來的白蘭地,后勁大。”

女孩子家一般不喝酒的,一但喝起來也不會輸給那些酒量不太大的男人,聽說她們天生就有半斤白酒的底量。她喝了三杯了,還要喝,“別叫我少喝點,你是舍不得——” “哪里的話,我會舍不得?只要你喜歡就喝,喝個高興,反正今天又沒別的事,也沒別的人,你隨便喝就是了——” “那我就隨便喝了。她一邊喝著那醇香可口的白蘭地,一邊唱起了改動過的歌來,“你有一段情,唱給我來聽——” 她暈乎乎的,好象醉了。他靠攏去扶著她,很是體貼;然后又把她攙上了床。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溫存,心里頭有種美美的,幸福的感覺,她被他熔化了——

四、

“大叔,我懷孕了。” “那就生下來。” “生下來?我還沒結婚!” “結婚?跟誰結婚?” “混賬!想賴賬呀?” “我不會賴的,我負全責,想要什么就去芍藥山莊拿,或者就住在那里,屋里啥都有。” “除了你,我啥都不要。” “這要求有點難度,因為我有老婆。” “有老婆還來招惹我,渣男!” “大叔不是渣男,大叔太喜歡你了,才和你那樣,你要什么我都能滿足你,唯有結婚這事不好辦呀!” “不好辦是不是?不好辦我就告法院去——”

——————

嫵莜住在芍藥山莊享受著少奶奶的生活,不但好吃好穿,還有保姆伺候。可有一點,就是見不到他,只能和他在手機里通話,這那能讓她滿意。她總想見到他,他卻始終不見,她有些火了。她知道他看重的是她肚里的孩子。“大叔,我肚里這孩子你要不要哇?” “咋的啦?肚里孩子有問題嗎?快去醫院呀!” “那你就回來陪我一道去,不然這孩子就沒了。” “你聽我說,一定要去醫院——” 她關了機。他沒法,只好悄悄地和保姆聯系,得知好象是動了胎氣,他著起急來——

五、

嫵莜給武智序拽出了那句唬人的話后,認定他一定會來,她一直在等他,等好幾天都沒動靜,她又給他去了電話,第二天一早,她才看到一輛小車開到了家門口。車門開了,兩個年輕女子攙扶著一個四十來歲的貴婦從車上下來,來到了她的面前。經保姆介紹,得知這貴婦人就是武智序的老婆,她雖然罹患病癥要人攙扶,面目卻是長得極為嬌好,雍容華貴中還有種平易近人的氣度。

“莜妹,我叫武臨容,你就叫我容姐。” “武臨容!你跟老公姓?” “不,是老公跟我們家姓。” “可能嗎?” “我爹收養他的時候,也不知道他姓啥,就讓他跟我們家姓了,并取名智序。我爹很喜歡他,對他抱有很大的希望,連我爹的武氏集團,都改叫了智序集團。” “你老公在外面和我——你不恨他?也不恨我?” “不恨,都不恨。”“我要見的人是他!怎么來的是你?武智序怎么不來?”“我來也是一樣,我能代表他。” “你能代表他?我要他娶我,你也能?” “能!我今天來,就是要給你說這事的。聽他說你動了胎氣,見面后,又看到你平安無事的樣子,我就放心了許多。” “你真能讓他娶我——”

“——其實我老公并不壞,人很老實的。” “這就不對了,他俘獲我的方法可不一般。” “他哪想得出那些方法來,全都是我教的。” “你教的,你傻呀?干嗎把自己老公往別人懷里推?”

六、

“我二十三歲那年,也就你這歲數吧,和他老婆一道出了車禍,他老婆死了,我殘了,聽醫生說以后還沒了生育。我覺得我這輩子完了,我想死——” “后來?” “后來是他從思想上開導我,幫助我,最后還娶了我。快十年了,我因婦科病又不能——叫他離婚另娶,他又不同意。后來我就伙同一個朋友,也就是你的閨蜜,給他制造出許多接近你的機會——” “他不是很忠于你的嗎?怎么就上了你們的套?” “一個正常的、健康的男人,在那方面,總會有沖動的時候,更何況還有人給他制造機會。事后他還老老實實地把這事告訴了我,我趁機叫他離婚,他始終不肯。我還告訴他,若是不離婚,對方得不到名份會去告你的。” “他怎么回答你?” “沒表態。”

武臨容想站起來,她哪站得起來,只稍稍一蹭身,便摔倒在地了,那兩女子要去扶她,她卻不讓,她慢慢地爬到嫵莜的跟前,“你千萬要把孩子生下來,我會跟他離婚,讓他娶你,他要不離,我就去死,我就去死——” 嫵莜看到眼前這貴婦好生可憐,這貴婦人為的是啥,難不成她和她們家前世當真就欠了他。她牽住她的雙手,讓那兩個女子把她攙扶到了沙發上,“容姐,我會把孩子生下來的,那也是我的孩子,你也千萬別死,一切的事都等到孩子生下來再說。”嫵莜說著說著便流下了淚來,這淚不知是為孩子流的,還是為容姐流的,也許是為自己流的,反正不會是為那大叔級別的男人流的——

七、

孩子生下來了,大家都很高興,不過那貴婦人武臨容卻高興不起來,她覺得這孩子生出來了,事情也該作個了斷。他老公武智序還是不愿意和她離婚,死,她到沒覺得有多可怕,對于他卻是十分地不舍,但又承諾過嫵莜,她要不履行諾言,又怕對他不利——

她叫保姆給她穿好一件素花旗袍,還叫倒了一杯水來,然后說,“你出去把門帶上,我有點累,想躺一會,沒事別叫我。” 保姆出去了,她緩緩地躺了下去,然后拿出那瓶準備好的安眠藥——

忽然間,門開了,硬闖進一個人來,還不停地道,“她們還不讓我進來——” 武臨容一看,那人正是芍藥山莊的保姆,手里還抱著孩子,“容姐,我給你把孩子抱來了。” “你抱孩子來干啥?” “是嫵莜叫我抱來的。” “她人呢?” “說是有事出去了,還留了封信叫我一定要給你。”武臨容也不再吃那備好的安眠藥了,馬上接過信來看:

容姐,

我走了,不必擔心我,我相信你們會把孩子好好養大的,不過以后得告訴他,他還有個媽。不必聯系我,我的電話換了號。

嫵莜

武臨容看完信沒說話,心里卻在道,“好傻的丫頭哇!是我虧了你,是我欠了你!”

美文網微信號:mw748219,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本頁面《那小三是她攛掇丈夫找的》的轉載信息

本頁標題:那小三是她攛掇丈夫找的

本頁地址:http://www.8199b.com/meiwen/13903.html

轉載請以鏈接標題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處,謝謝!

美文網 歡迎你再次來訪!

發表評論

點擊刷新

本站為防止低俗內容出現,用戶的評論需要經本站審核才能顯示出來!

點點更健康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五月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视看 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